Feeds:
文章
留言

荒謬

“寒冷世紀 奇妙的風氣 你在改寫我日期
遙控是非 誰在玩把戲 你再創造我傳奇
某天 人生多麼優美 這天 人心肚滿腸肥

噢 荒謬 身處迷亂氣候
閃閃生輝的引誘 無聲一一接受
噢 荒謬 想到前後左右
自問踏入這年頭 真的知已有沒有

狂妄自卑 陳舊的心理 對著惡夢說別離
完了世紀 無盡的希冀 不腐不朽變神奇
寒冷世紀 奇妙的風氣 你在改寫我日期"

以上是Beyond於1999年出版最後一張專輯"Goodtime"的last track,也是一首經已沒有甚麼人會再留意的好歌;但不知何解,十一年後的今日,這首歌的歌詞卻不斷在我腦海中浮現,再看看自己與社會發生的一切,感受不單沒有退減,沉重的心情彷彿縈繞四週,從未消失。

上一個世紀,人心已肚滿腸肥,這個剛過了十年的世紀,人心更已腐爛不堪;明知壓逼已在眼前,但為求一朝安穩,仍有很多人選擇無奈一一接受;反抗者祈盼英雄再來,傳奇再現,可惜原來是一場有心人搶盡本錢的把戲;自以為同行者就是知己,一個簡單的信任,換來是被人過橋抽板的一場騙局;以為自己的個人力量可改變現狀,甚至影響他人,可是民智未開的大眾只當你是一隻頑甩繩馬騮,恨不得開了你的猴子腦來吃…

一切的… 盡是荒謬。

廣告


禮義廉團隊:「我地又再一次發揮禮義廉團隊精神,為地產商成功爭取降低強拍門檻,強搶民產!」

不流血,焉得成功?

上星期五(18/12)反高鐵似乎是初回小勝,但其實同兩年前反對清拆皇后碼頭的情況相似,反對聲音以為用表面的抗爭手法(包括用司法覆核),就可阻止清拆,但結果如何?普遍市民的態度又有否改變?是否雞同鴨講?

所以不要太早開心及高估自己,因仇視人民的政府最喜歡用以退為進的方法解決異己。歷史已對我們說,與共產政權抗爭不是這麼簡單,流血更是在所難免,不流血,焉得成功?即使不應這麼偏激,但抗爭者有否"對咀型"向市民表達出興建高鐵的弊處是多麼的"入肉",老實說,我看不出,市民亦是佳節將近,隔岸觀火而已。

眼見香港這情況,做官及"80前"的上了位,肚滿腸肥話知你,"80後"的朝不保夕,等待時機要發難,內心真是前所未有的不安…

黑衫黑褲黑襪黑鞋

今天(2009年12月5日)東亞病夫開幕,當然唔止要著黑衫,仲要黑褲黑襪黑鞋,送特衰正苦一程!

捧了廿年的蛋

泛民所謂為香港爭取甚麼民主,就令我想起以前的香港足球代表隊,每次打世界盃外圍賽,教練永遠都說戰術是採用「穩守突擊」,結果亦是永遠捧蛋回來。

香港民主已給泛民兜兜轉轉的捧了廿多年的蛋,人生真的沒有多少個十年呢!

近日,心情實不太好,因遇到了很辣手的事,內心的挫敗感隨之而起。

在網上,找到了前英國首相邱吉爾首次以首相身份,出席下議院會議所發表的著名講話,也許,是對我現在意志低落時的鼓勵:

“我沒有別的,只有熱血、辛勞、眼淚和汗水獻給大家……你們問:我們的目的是什麼?我可以用一個詞來答覆:勝利,不惜一切代價去爭取勝利,無論多麼恐怖也要爭取勝利,無論道路多麼遙遠艱難,也要爭取勝利,因為沒有勝利就無法生存。"

欺負我者的,貪得無厭者的,放過來吧!


自己看完以上的廣告後,真覺得相對於香港4A,日本JAC就真正有"企業良心"得多。

更令我想到的是,香港無能特區政府還要set個甚麼"創意辦公室"之類,一班無創意的官僚要去領導市民如何搞創意,最終就只會握殺創意,越趨反智!